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戴道华诗文苑

一个人走在风雨中,会遇到什么呢

 
 
 

日志

 
 
关于我

一片冰心。男。广西百色人。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广西诗词学会会员。当地文学协会副主席、诗联学会副会长。《同芳苑》诗词专刊编委、副主编,《长江诗歌》编委,诗集《五指诗韵》主编。在《诗歌报月刊》《广西文学》《南方文学》等数十家国内外各级报刊发表旧体诗词、现代新诗、散文诗、散文、小小说、文学评论等若干。有诗文入选十余种文集,多次获得国内国际征文大赛奖。2006年9月开博至今,先后参与过中华诗词报、岁月的歌谣、广西文学、绿色伊春文学、中华艺术名人榜、长江诗歌、诗乐园、中国作家协会等圈子和网站管理工作。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小说】老王的哲学  

2010-03-07 14:52:24|  分类: 原创小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我们这个四十来号人的单位里,老王是一个有自己的特色的人。也许正因了老王的那点“特色”吧,大家伙儿暗地里也不得不承认,老王是个人物。

可能你会认为老王是一个宽面大耳肥嘴子、一张口嘴里就流油的主儿吧,那你一定是很错的了。恰恰相反,老王全身只一个“瘦”字能够概括:瘦脸、瘦腿、瘦胳膊,整个儿一个皮包骨头的瘦猴样儿。有时大伙儿担心他的弱不禁风,而老王却自有高见,捋捋一把骨头的手肘:“一身肥肉有什么好!人不是只俩腿么?怎负担得了!何况,我精神着呢。我这叫‘精装’!反正……”“反正”以下大伙儿都知道他又要大谈“人肉无用论”、“思想唯一论”什么的了,也就一哄而散了。

老王自有一套处世的准则,照他自己的说法,是叫“哲学”的。谁也没有见过老王做过什么潜心的研究。家徒四壁的老王,甚至连一本称得上“书”东西也难见诸其桌案。但是老王是有自己的“哲学”的,他那快要掉光了头发的光头就是明证。有一次一位好事的同仁对他说:“老王,你的头发快没了!”老王不紧不慢,摸摸光溜溜的头皮:“这就是哲学啦。……反正么,你是不懂的啦。”老王的意思是,头是做什么用的?思想啦;头发呢,掉已经掉了,反正么,思想是用不着头发的。那位同仁是不懂“哲学”为何物的,看着老王那似乎装满了“思想”的光头,也就相信了:老王是有自己的哲学的。久而久之,大伙儿也就相信了,老王是有自己的哲学的!

老王是一个不爱显山也不爱露水的人。由于他本人的秘而不宣,因此谁也说不准他的“哲学”到底什么样儿。不过,大伙儿倒一致明白,只要老王的“反正”一来,老王是又在运用他的“哲学”了。而从老王的角度来说,“反正”是随时存在的。因而大伙儿也就断定老王的哲学是随时存在的。

我曾经费了很长时间想探究一下老王哲学的内涵,但由于老王的高度的自我保护意识,最终还是一无所获。到目前为止,只好很不甘心地根据它的表现特征给它暂定名叫“反正主义”。老王的“反正主义”却不管这些,总是我行我素地指导着老王的言与行。

有位同仁曾经讲过这么一件事。说是他有天由于头晚喝酒喝高了喝坏了肚子上公共洗手间,当他急急忙忙冲到洗手间时见门却是关着的,他那个急呀也只好抱着肚子硬撑着。可是等呀、等呀,两分钟过去了三分钟过去了……五分钟过去了门里还不见动静!他一声大叫门里突然跳出一个人来!你道是谁呀?老王!老王一见他那模样就明白了怎么回事,连忙忙不迭地道歉、解释:“对不起呀对不起呀!哎呀,实在对不起呀。我本来只是想小便一下的,不知怎的却解下了裤子。我想啊,反正已经解下了,干脆蹲一下吧。蹲下了我又想反正蹲下了干脆蹲多会儿吧,反正解一次裤子不容易就算一次大的吧……哎呀呀,对不起呀对不起呀。……不过吧……反正你已经等了……反正我已经出来了。你进去吧……”这个故事让大伙儿笑了好久。后来竟让大伙儿对老王生出那么一点佩服!

老王的“反正主义”表现在他生活的方方面面。比如,你问“吃了?”他答“反正是要吃的。”“吃什么了?”“一锅煮。反正营养都在里面呢。”又比如,你问“做新衣服了?”他答“反正迟早要做的。”“新款吧?”“新款啥?反正衣服么,不过遮体罢了!”再比如,你看见他正在修他那台永远沙哑的破收音机,劝他还是买台新的算了,你瞧他怎么答:“新的怎么了?反正都是听那么点声音么,新的也要坏的么。反正……”

老王的哲学在他的工作上体现出来,那才叫绝。前半年老王不知怎的得罪了领导,领导正好有双小鞋,就给老王穿上了,停了他半年不安排他做什么。老王一定很尴尬了?没有!你瞧他怎么做的:每天一壶清茶一张报纸坐进办公室,上班时间下班时间,准时来去!大伙儿都替他捏着一把汗。你想,跟领导较劲会有什么好果子?有热心的私下劝他,还是放放自己吧?向领导认个矮道个歉算了。老王不为所动,崛起了性子:“凭啥?单位是他私家的,啊?我老王不吃这一套!反正么,已经得罪了!我不迟到、不早退、不旷工,不多事、不惹事,他能怎么着?”硬是撑了半年!最后还是领导气量大,自己找了个台阶下来了事。这件事无形中使老王在大伙儿心中增加了分量,虽然大伙儿并未把某种快意在脸上写出来。同时也使大伙儿认识到有了“哲学”的人就是不一样,老王就是不一样!

老王确实是与众不同的。就拿那次单位评先进来说吧。事前大伙儿预测,这次的先进是非老王莫属了。因为若从成绩方面讲,本年度虽然大家都“奉献多多”,但老王却是最突出的。况且论资历老王二十几年的工龄谁也无与匹敌。再何况,领导捻须而笑的样子也给大伙儿几许信心。老王私下里自己也想:反正也该轮到我了。于是大伙儿约定,到时老王请客!“红本本”终于下来了!红底烫金的壳面,哗!够派!趁领导打开来的时候,眼尖的看到了内面,傻了眼:不是老王的名字!大伙儿全傻了,四面看看,幸好老王不在场。事后谈起来大伙儿仍很激动,老王却很平静:“没有付出就没有回报。你们谁见过领导跟我们一起喝过酒吗?……反正么也没损失什么。”你看看,这就是老王!多么高明的见地!

老王是那样地不同凡响,但大伙儿并不把他看成外人。因为在大伙儿看来,有些有了学问的人自以为高明,架子要多大有多大,眼睛和鼻子都是朝天长着的,不食人间烟火。而老王不同,他没有,他是通俗的,是能够让大伙儿心理平衡的。大伙儿绝不是傻瓜,大伙儿的眼睛是雪亮的,大伙儿会用事实说话。不必说老王常常烧上一大锅清汤而无一菜地叫大伙儿“聚聚”(照他的意思,反正是叫大伙儿喝酒的,反正吃下去再好的东西最后不是都吐出来了么?),也不必说那次老王把送礼的人狠狠地训了一顿而后又拉住人家不放一起狠狠地喝了一顿(照他的意思,反正人家已经懂得他的脾气了,反正酒人家已经拿来了又怎么过意叫人家再拿回去?),单是老王亲伯母去世那一回,就已经叫大伙儿觉得老王是一个多么有人情味的自己人!

那是不久前的事。老王的老家捎信来说曾经给过他很多支持的亲伯母得急病去世了,叫老王回去。大伙儿告诉老王时是小心翼翼的,生怕他受不住。那会儿老王脸色很怕人。大伙儿忙搀着他:“反正人死不能复生,要节哀!”一边劝着一边帮着收拾行囊。过一会儿老王已显出平静,大伙儿也不敢多说什么,陪着他回老家去。老王老家的风俗是,大凡长辈人死了,回家奔丧的儿孙辈是要到灵前哭一回的。大伙儿担心老王,因为知道他历来最反感这一套。可是老王却出人意料地长揖到地大嚎特嚎了半个小时,满脸的涕泪都是真正的涕泪!回来的路上老王已经正常如常人,大伙儿知道一定又是“哲学”起的作用了,也就无话。回来之后大伙儿凑份儿摆了一桌抚慰老王。酒过三巡,来了气氛,大伙儿就问怎么回事你哭得那么伤心真掉了眼泪。“反正就一次么,怎么能够是假的!”老王黯然说。于是大伙儿又齐举酒杯,为死者祈祷,为活着的人干杯。气氛又活跃起来。醉眼朦胧中老王的光头闪起晶晶的光泽。不知谁“哧——”的一口在那亮光闪闪处来了个响亮的吻,于是大伙儿在你推我搡中此起彼伏地唱起了“我的伙伴啦,你是那样的可爱……”

——这就是我们的老王。

  评论这张
 
阅读(437)| 评论(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