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戴道华诗文苑

一个人走在风雨中,会遇到什么呢

 
 
 

日志

 
 
关于我

一片冰心。男。广西百色人。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广西诗词学会会员。当地文学协会副主席、诗联学会副会长。《同芳苑》诗词专刊编委、副主编,《长江诗歌》编委,诗集《五指诗韵》主编。在《诗歌报月刊》《广西文学》《南方文学》等数十家国内外各级报刊发表旧体诗词、现代新诗、散文诗、散文、小小说、文学评论等若干。有诗文入选十余种文集,多次获得国内国际征文大赛奖。2006年9月开博至今,先后参与过中华诗词报、岁月的歌谣、广西文学、绿色伊春文学、中华艺术名人榜、长江诗歌、诗乐园、中国作家协会等圈子和网站管理工作。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文学评论] 读何桂叶《小小说二题》 作者:一片冰心  

2014-07-10 11:45:23|  分类: 引用收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荷已露尖尖角

——读何桂叶小小说《螺髻》,《一只橘子的爱情》 

 

作者:  [文学评论] 读何桂叶小小说《螺髻》,《一只橘子的爱情》  作者:一片冰心 - 中国作家会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一片冰心       编辑:  我们到底需要什么样的冠军 - 中国作家协会会刊 - 中国作家协会会刊阿刘

 


2013年12月07日 - 秋雨梧桐 - 枕月听涛【诗缘咖啡屋】


 

 

一个偶然的机会读到了何桂叶的两篇小小说,感觉不错。之前只知道她是一个高中语文教师,忙碌之余也弄些诗歌、散文之类的文字。没想到她的小小说也写得很好。良好的语感,动人的故事,精巧的构思,干净的叙述,显示了她出色的语文素养和文学天赋,也显示了她在文学天地里很可期待的发展前景。这两篇小小说关照的都是有关爱情、婚姻的问题。作者从一个比较新颖的视角,展现了对现实生活中爱情、婚姻状况的观察、体悟、思考和解读。

首先看她的《螺髻》。《螺髻》是一篇写得很美的小小说。作者在1500余字的篇幅里给我们讲述了一个凄婉动人的爱情婚姻故事,塑造了一个叫沐卉的内心幽怨凄苦却外表优雅沉静的受伤害的女性形象。

沐卉有古典美的韵味。作者在小说的开篇之后用了三段文字对人物进行了肖像描写,从第二段的螺髻转到第三段的发饰再转到第四段的蝴蝶簪,完成了对沐卉的外在形象的刻画,从人物与众不同的发型发饰突显了人物与众不同的心性和趣味。

沐卉有隐忍执着的个性。可以想见,沐卉原来应该有一段美满温馨的婚姻生活。但是丈夫的外遇把什么都毁了。作者在插叙“螺髻蛊”时有这样一句话:“螺髻蛊多为女子跟踪丈夫所用,一旦丈夫有了外遇,盘在女子螺髻的蝴蝶簪子上的蛊虫就会狠命撕咬女子的头皮,让她身心承受巨大的痛苦……”虽然这句话不是直接说沐卉的,但是读者可以据此联想沐卉知道丈夫外遇之后的撕心裂肺般的痛苦和怨愤。只是沐卉没有像其它很多女子那样“一吵二闹三上吊”,采取泼妇般的过激行为,而是隐忍于心,默默地承受,默默地期盼丈夫的回心转意。

沐卉有善良专情的品格。对于一个身心备受痛苦和自责煎熬的女人来说,十年,是个什么概念?如果把它换算成天换算成小时换算成分秒,那是多少重暗无天日的炼狱折磨。难以想象沐卉十年的独守。而正是这十年的坚持,沐卉的形象有了打动人心的力量。本来,捍卫自身爱情婚姻不受侵犯就是女人的天性,当知道那个女孩夺去她满身心的幸福而本能地心生怨恨和诅咒也就是情有可原的了。一般来说,当这一切已经完全淡出人们的记忆的时候,她也应该可以释怀了,但是她没有,十年的挣扎徘徊之后,她自首了!是一种怎样的内心力量,让这个外表柔弱的女子作出了这样一个出人意外的惊人举动?也许有人会说,这是她的自我救赎、自求解脱。没错,但我更认为这是因为善良的力量、专情的力量,她要为自以为的过错承担责任,她要给死者一个交代,她要以一种更纯净的内心继续守护她专有的情。

这篇小小说,最令人叹赏的还是它趋于圆熟的写作技巧。

首先,巧用写意和留白,收取言虽少而意韵无穷之效。如对人物的肖像描写,“水缎似的长发”“最喜盘螺髻”“穿着旗袍就坐在荷花池边梳头”“微笑淡淡的”。没作过细的描摹,文字简约干净,仿佛中国画的写意手法,寥寥几笔,就把一个温婉淡雅的古典美女推到读者面前。又如作者讲述沐卉十年的故事,除了作者插叙的车祸一事,明确写到的只有沐卉自首的情节。十年里如何如何?只有一片空白。但是这片空白却没有空缺,那些没有写出来的东西仍然是存在的,存在于每一句的上下左右,存在于读者的联想想象之间。这就是留白。留白是小小说的重要特点。成功的留白可以使小小说句有余味,篇有余意,也体现了作者为文的自信和对读者的尊重和相信。

其次,巧置人物心灵背景,塑成一个活在内心的女人。如写沐卉“会盘很多古人的发髻”“发饰很多,……这些我在L县的街上从来没有见过……这些发饰聂小倩用过,白蛇娘娘用过,周芷若用过,妲己也用过”“解放以后也很少见到苗家姑娘用这种发饰的了”“那时,沐卉正在L县经营一家古玩店”。特别的发饰,特别的偏好,满眼的古玩,满身的古意。暗藏了特别的故事,暗示了人物特别的际遇。

第三,巧设悬念,让情节在环环相扣中推演。如第五段,“当我正爱不释手地把玩这个蝴蝶簪子的时候,正在盘发的沐卉忽然回过头来冲我大叫一声:‘别动!动不得……’随即脸色变得铁青,拿在手里的发梳落在了地上,凌乱的青丝披了一肩,样子有些狰狞。”古怪的蝴蝶簪,异样的神情,夸张的动作,怎么了?为什么?!又如第七段,“她告诉我,女人啊,秘密太多了,无法装在心里了,就每天盘一个发髻,将心事装在里面,人去到哪,心事去到哪,但再也不会伤到心了。”看似平静的话语吐出多少伤痛和眷恋,是什么“心事”?是为什么“伤到心”了?再如第十三段,“沐卉送我出来的时候,轻轻叹息了一声,我看见她头上斜插的金步摇像滴血的凤凰。”“叹息”只是对过去的沉浸还是有什么新的含义?“滴血的凤凰”是要涅槃重生吗?它是不是预示了故事结局的走向?

第四,巧作呼应,使故事在魔幻和讽喻的氛围里铺展。《螺髻》的前呼后应做得很巧妙。文章一开头就是一句“正如见过沐卉的人说的,沐卉不像是这个时代的人。”起笔突兀,悬念顿生。这让我想起著名小小说编辑家郭昕《女人·小小说》里的一句话:“我们应该学会从一开始就抓住读者。”我想,何桂叶的《螺髻》的开头是做到这一点了的。接下来有几处对开头的照应,如,“会盘很多古人的发髻”“我根本就不知道在这个逐渐被现代化的县城,还有这样的一个人,像是生活在古代的女子。”照应之间,一段与现实格格不入的故事、一个有故事的女人就出来了。另外,第四段写蝴蝶簪,“有一个用苗银做的簪子,是蝴蝶的形状,……苗族人民认为蝴蝶是他们祖先妈妈,蝴蝶妈妈生了九个蛋,其中就有花蛋、树蛋和人蛋。所以凡是和蝴蝶有关的花草树木皆被认为是生命的象征,被广泛的应用在苗族的衣物及装饰物上”与最后的“最诡秘的是螺髻蛊,一般只有苗族族长家族才深谙此蛊,但不慎蛊术外传到民间。螺髻蛊多为女子跟踪丈夫所用,一旦丈夫有了外遇,盘在女子螺髻的蝴蝶簪子上的蛊虫就会狠命撕咬女子的头皮,让她身心承受巨大的痛苦,女子只有下蛊咒驱使蛊虫迷惑丈夫,让跟他一起的人群出现幻觉”的前呼后应中给小说罩上一层魔幻小说的神秘色彩。

相对来看,何桂叶的两篇小小说,整体风格还是一脉相承的。《螺髻》是更趋于完美的一篇。《一只橘子的爱情》前半部分的背景铺陈也非常精彩,而后半部分写橘子和苹果的爱情,笔力稍弱了些。一些细微之处的处置尚可斟酌推敲。比如,“十八年以后,等到来生,我们在泗城风雨楼见!”为什么是十八年而不是一年两年或者三年四年?如果从一棵橘子树和苹果树的角度来看,一年一果,周而复始;如果是一颗橘子或苹果的种子,一年一生,几年挂果。不论如何,此说都缺乏客观的前提。另外,相约的地点为什么不是今天的幼儿园?也许作者是想以此对抹杀了真正爱情的幼稚、简单、冷漠、残忍的现实的否定,但为什么是突兀而至的“泗城风雨楼”?凭什么?再比如,“每年的今天,我都会等你,一整天!”对应上述的“十八年”,我也有疑问:从哪一年开始?如果要等到十八年后的今天,那这十八年的十几次轮回它们干啥去了?当然这些问题可能根本就不成问题,它透露的只是我自身的浅陋。或者正像一些人说的那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特有的行文用意、遣词造句的习惯和理由,别人本不该多加挑剔的。只是我作为读者,我借此弱弱地告诫自己:对于高手,细节决定成败。

最后,我顺便温习一遍当代著名作家、文化学者汪曾祺的一句话:“一篇好的小小说应该同时具备:有蜜,即有诗意;有刺,即有所讽喻;当然,还要短小精致。”并与作者及诸位同好共勉。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会刊[2014第15期 总第109期] - 中国作家会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原创文学评论】小荷已露尖尖角      一片冰心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